<rt id="ike6q"><small id="ike6q"></small></rt>
<rt id="ike6q"><small id="ike6q"></small></rt>
<rt id="ike6q"><center id="ike6q"></center></rt>
<acronym id="ike6q"></acronym>
<rt id="ike6q"><center id="ike6q"></center></rt><acronym id="ike6q"></acronym>
<tr id="ike6q"><optgroup id="ike6q"></optgroup></tr>
<rt id="ike6q"><small id="ike6q"></small></rt>
<rt id="ike6q"><optgroup id="ike6q"></optgroup></rt>
一秒記住【新筆下文學 www.hbsb-sh.com】,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抱著水晶之戀包裝盒,蕭玉若嬌軀發顫,她只覺得,只要陪在岳風在身邊,一切都是那么美好。

    水晶之戀,那可是自己心心念念的水晶之戀啊。

    此時的她,真想抱住岳風親一口!

    可是父親還在身邊,她臉上一紅,輕聲說道:“岳風,你,你送了我鞋子,我請你吃飯吧。兩者相差那么大,我想你也不會拒絕吧!

    可不是么,這一雙鞋子一億競拍下來的,一頓飯才多少錢啊。

    其實她想請岳風吃飯,不僅為了感謝他。其實還有個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想和他多待一會。哪怕多相處一個小時,也足夠了,也心滿意足了。

    岳風想了想,笑著點頭:“好!

    反正現在也沒事兒,就陪她找個地方坐一會兒吧。

    然而就在兩人準備上車的時候,岳風兜里的手機忽然響了。

    是誰啊,在這個節骨眼兒打電話。

    真是掃興啊。

    嘀咕了一聲,拿出手機一看,竟然是周琴打來的。

    “周警官,什么事?”接起電話,岳風問了一聲。

    “好哥哥,你現在有空嗎?有點急事兒,想請你幫個忙!敝芮佥p聲說道。

    一聲好哥哥,喊得岳風渾身的骨頭都要酥了。

    啥情況?每次讓這女人叫哥哥,比登天還難,今天怎么叫的這么痛快?

    岳風笑瞇瞇的說道:“好妹妹,什么事兒這么急啊!

    聽到岳風語氣透出的調侃,電話那邊,周琴緊咬著嘴唇。

    自己怎么了?

    怎么一上來就喊好哥哥呢?

    她是刑偵隊隊長,平時高高在上,怎么和岳風說話,就像小孩子一樣呢,這一聲好哥哥叫出來,自己都臉紅了。

    心想著,周琴讓自己冷靜下來,飛快的說道:“是很重要的事情,我現在在一家咖啡廳等你,你過來咱們再說!

    說完這些,她就掛了電話。

    幾秒后,周琴就把位置發了過來。

    看著她發來的地址,岳風無奈的嘆了口氣。

    糾結的看著蕭玉若說道:“本想著放松放松心情呢,結果片刻都不得輕松,有人請喝咖啡,一起去吧!

    蕭玉若咬著嘴唇,似乎有些猶豫,輕聲問道:“是誰找你呀!

    剛才電話里,岳風打電話的時候,一口一個好哥哥,一口一個好妹妹的。

    蕭玉若完全聽不出是誰,只知道是個女的,并且,絕對不是柳萱,聽起來兩人關系很親密的樣子。所以這一瞬間,她的心情有些失落,不過還想知道對方是誰。

    察覺到蕭玉若的表情變化,岳風本想說是周琴。

    但轉念一想,就隨意笑道:“一個朋友!

    說完這些,岳風心里不禁暗暗嘀咕:奇怪,自己怎么開始在乎她的想法?

    “那我還是不去了吧,剛才電話里,你這個朋友好像很急的樣子,我就不打擾你們談正事了!”蕭玉若低聲道。

    岳風點點頭:“那好吧,我送你回家!

    這個蕭玉若,真是太善解人意了。

    不知道以后誰會如此幸運,能把她娶回家。

    可是蕭玉若卻急的不行!

    這,這怎么就送我回家了。我口是心非的!也想去啊,去看看到底是誰,和你這么親密!

    但這個時候,岳風已經開動車子了。

    蕭玉若緊咬著嘴唇,這個岳風,不知道女人都是口是心非的嗎!

    岳風是真沒想這么多,此時他專心開車,不一會又來了兩條微信,都是周琴發來的。

    ‘好哥哥,你快點,真有急事!

    ....

    岳家別墅。

    密室中,岳老爺子坐在那里,一臉的微笑。

    旁邊的茶幾上,兩杯茗茶,飄蕩著陣陣茶香。

    在岳老爺子的對面,坐著一個男子。這男子看不出年紀,好似三十四,又像是五十多歲,身穿 -->>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目錄

贅婿當道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新筆下文學只為原作者吻天的狼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吻天的狼并收藏贅婿當道最新章節。

湖南长沙| 垦利| 吉林| 吉林长春| 崇左| 阜阳| 揭阳| 顺德| 恩施| 汉川| 德清| 金昌| 深圳| 大丰| 红河| 商洛| 安阳| 河北石家庄| 清远| 柳州| 宝应县| 甘南| 景德镇| 仁寿| 浙江杭州| 内江| 新余| 台湾台湾| 图木舒克| 舟山| 天长| 湛江| 灌南| 如东| 江苏苏州| 鹤壁| 青州| 黔西南| 定西| 长葛| 阳泉| 肥城| 宜宾| 台湾台湾| 驻马店| 瓦房店| 塔城| 日喀则| 临沧| 伊犁| 长兴| 简阳| 梧州| 黔西南| 衡阳| 岳阳| 庄河| 邯郸| 大庆| 沧州| 简阳| 晋中| 通辽| 吉林| 靖江| 玉树| 赣州| 毕节| 邳州| 澳门澳门| 塔城| 阿勒泰| 顺德| 黔南| 嘉兴| 鹤壁| 漯河| 义乌| 巴彦淖尔市| 仙桃| 雄安新区| 大连| 高密| 德宏| 玉林| 江西南昌| 迪庆| 临海| 晋中| 怒江| 信阳| 甘南| 洛阳| 白城| 石狮| 洛阳| 博尔塔拉| 陵水| 抚州| 喀什| 玉环| 宝鸡| 铁岭| 德清| 安庆| 抚顺| 青海西宁| 焦作| 兴安盟| 丽水| 辽源| 乐山| 乌兰察布| 伊犁| 镇江| 河池| 任丘| 杞县| 铜川| 瓦房店| 渭南| 驻马店| 宜宾| 吉林| 苍南| 酒泉| 淮安| 安阳| 临沂| 济宁| 广元| 曲靖| 惠州| 雄安新区| 开封| 贵港| 通化| 普洱| 鹤岗| 姜堰| 图木舒克| 陇南| 泗阳| 赤峰| 泗阳| 鄢陵| 柳州| 临汾| 阿克苏| 陕西西安| 平顶山| 江西南昌| 三河| 曲靖| 保定| 保山| 通化| 三亚| 焦作| 陇南| 贵州贵阳| 克孜勒苏| 招远| 铜仁| 滨州| 南充| 单县| 滕州| 黔南| 防城港| 清远| 荣成| 潮州| 辽源| 三亚| 陇南| 河池| 晋中| 伊春| 江苏苏州| 滁州| 驻马店| 博罗| 温岭| 绥化| 瓦房店| 鸡西| 山东青岛| 深圳| 兴安盟| 博罗| 酒泉| 青州| 泰安| 大理| 天水| 保定| 锦州| 龙口| 新乡| 文山| 无锡| 南平| 济南| 丹阳| 清徐| 海东| 三亚| 海门| 包头| 禹州| 湖南长沙| 无锡| 保定| 淮北| 广汉| 博罗| 西双版纳| 定州| 中卫| 万宁| 鹰潭| 金华| 赤峰| 咸阳| 湖州| 德清| 建湖| 巴彦淖尔市| 黔西南| 株洲| 株洲| 松原| 滕州| 衢州| 湘西| 桂林| 乐山| 廊坊| 温州| 桐城| 厦门| 天水| 湛江| 南平| 象山| 萍乡| 张家界| 青州| 汕尾| 鹤岗| 乌兰察布| 焦作| 阿拉善盟| 张北| 宁夏银川| 马鞍山| 迪庆| 吕梁| 广汉| 昌吉| 宜昌| 珠海| 曹县| 克拉玛依| 琼中| 日喀则| 如东| 泰安| 咸阳| 霍邱| 蓬莱| 石嘴山| 滨州| 霍邱| 长兴| 鸡西| 日照| 牡丹江| 洛阳| 汕头| 和县| 大兴安岭| 福建福州| 迪庆| 运城| 萍乡| 屯昌| 永州| 晋城| 双鸭山| 明港| 塔城| 江苏苏州| 三门峡| 任丘| 滨州| 铜陵| 儋州| 大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