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t id="ike6q"><small id="ike6q"></small></rt>
<rt id="ike6q"><small id="ike6q"></small></rt>
<rt id="ike6q"><center id="ike6q"></center></rt>
<acronym id="ike6q"></acronym>
<rt id="ike6q"><center id="ike6q"></center></rt><acronym id="ike6q"></acronym>
<tr id="ike6q"><optgroup id="ike6q"></optgroup></tr>
<rt id="ike6q"><small id="ike6q"></small></rt>
<rt id="ike6q"><optgroup id="ike6q"></optgroup></rt>
一秒記住【新筆下文學 www.hbsb-sh.com】,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聽到赤野洪雄這話,霍德勝的臉上頓時便露出了一抹喜色。

    這赤野洪雄乃是倭國武士道界中的佼佼者,實力強悍,此次有他坐鎮,就算是遇到再厲害的對手,也絕對是能夠手到擒來的!

    “那好,出發!”霍德勝大手一揮。

    隨后,手底下的那些大漢們便全都上了車。

    二三十輛轎車,拉著上百人,朝著揚城大酒店那邊,便浩浩蕩蕩地趕了過去。

    與此同時,揚城大酒店之中。

    看著裴麗珍滿身紅酒的狼狽模樣,黎南心中的怒意便更加濃郁了起來。

    “放心,欺辱你的人,我絕對不會輕饒!”黎南看著裴麗珍,堅定地說道。

    裴麗珍看著面前的黎南,沒有說話,不過她那絕美的面容之上,卻是寫滿了委屈,痛苦,與惶恐。

    原本,裴麗珍在黎南的面前,其實就是有些自卑的。

    她自卑的原因,自然便是在她與黎南之間年齡上的差距上面。

    盡管裴麗珍很漂亮,非常漂亮,可那年齡上的差距,卻依舊是如同一道難以逾越的鴻溝一般,讓裴麗珍永遠都無法跨越。

    所以,裴麗珍才會盡量地讓自己打扮的足夠年輕,讓自己在黎南面前足夠的卑微,似乎這樣,她跟黎南之間的那道鴻溝,才會稍微變窄一些。

    可是今天,姜艷彤卻是當著所有人的面,罵她是在老牛吃嫩草,是個浪貨,還罵黎南是她包養的小白臉!

    這些都是裴麗珍最不想被人提起的事情,就如同是裴麗珍自卑的傷疤一樣。

    可是現在,卻被姜艷彤毫不客氣地撕開,將裴麗珍心底最深處的自卑,全都給血淋淋地展現在了眾人面前。

    不僅如此,姜艷彤竟然不由分說地,就要讓人把裴麗珍的衣服給全部扒光。

    也幸虧是黎南及時趕到,要不然,后果只怕是難以想象。

    一想到那種差點發生的屈辱,裴麗珍只覺得自己真的是死的心有了!

    裴麗珍又不是個圣母,她心里對于眼前這個女人如何能不很!

    說實話,裴麗珍簡直是恨不得讓眼前這個女人去死!

    裴麗珍這樣想,黎南同樣也是如此認為!

    裴麗珍怎么說,也是他黎南的女人。

    現在,她竟然被這個姜艷彤如此當眾羞辱,甚至還要當眾扒光衣服,這已經完全觸碰到了黎南的底線!

    此時,黎南一步步向著姜艷彤走了過去。

    “你……你想干什么?!”眼看著黎南走來,姜艷彤的臉上頓時便露出了驚恐之色。

    “啪!”不等姜艷彤多說什么,黎南卻已經是一巴掌直接打來。

    姜艷彤挨了一記耳光,再次重重地趴在了地上。

    黎南一般不會打女人,可是今天,為了裴麗珍,他愿意破例!

    周圍眾人也都被黎南此時的氣勢給驚住了,一個個都是屏氣凝神,沒有一個人敢吭聲。

    “你敢打我?!我可是霍德勝的女人,你竟然敢打我……”姜艷彤一臉不可置信地看著黎南,吼叫道。

    然而,她這一句話都還沒說完,卻只聽啪地又是一聲。

    黎南竟已經又是一巴掌打在了她的臉上。

    “你找死,霍德勝一定不會饒了你……”姜艷彤還要怒吼。

    “啪!”黎南已經又是一巴掌打在了她的臉上。

    “你……”姜艷彤剛要開口。

    “啪!”

    “啪!”

    “啪!”

    ……

    這一次,黎南沒有再給姜艷彤任何開口廢話的機會。

    他一連十幾巴掌,不由分說便接連不斷地抽打在了姜艷彤的臉上。

    一時間,整個酒會上一片安靜,就只剩下黎南抽到姜艷彤耳光的聲音。

    此刻,在場的所有人,全都是大氣都不敢多出一個。

    雖然今天的事情是跟姜艷彤有關,與他們這些旁觀者沒有任何的關系,可他們卻全都是被眼前這個年輕人的手段所驚,一個個都是噤若寒蟬。

    要知道,那可是霍德勝的女人啊,如今竟然被這個年輕人當成是沙包一樣地暴打,簡直是難以置信!

    片刻之后,姜艷彤終于是再也忍不住了。

    “不要打了,我知道錯了,不要打了,嗚嗚嗚……”姜艷彤直接哭嚎了起來。

    啪!

    又是一記耳光落下,姜艷彤整個人直接趴倒在了地上,黎南這才終于停手。

    此時,只見姜艷彤整張臉早就已經被打得面目全非,口鼻之中,也全都是鮮血流出,簡直是已經沒了人樣。

    周圍眾人看到這一幕,全部都是倒吸了一口涼氣。

    他們真是沒想到,眼前這個年輕人看上去一副柔弱書生的模樣,可是動起手來,竟然會如此狠辣!

 &nb -->>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目錄

第一繼承人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新筆下文學只為原作者目垂覺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目垂覺并收藏第一繼承人最新章節。

铜川| 西双版纳| 林芝| 河南郑州| 溧阳| 安顺| 丽江| 库尔勒| 阿拉善盟| 韶关| 大丰| 澄迈| 保定| 池州| 广汉| 新余| 吐鲁番| 吉林长春| 鹤岗| 梧州| 琼中| 安徽合肥| 黑龙江哈尔滨| 灌云| 四平| 云南昆明| 衡水| 宁德| 东阳| 广元| 建湖| 广元| 燕郊| 琼海| 甘孜| 新泰| 云浮| 吉林| 济宁| 日土| 株洲| 黑河| 库尔勒| 丹东| 河源| 慈溪| 灵宝| 新泰| 东海| 大庆| 塔城| 寿光| 驻马店| 永新| 咸宁| 顺德| 涿州| 吴忠| 蚌埠| 克孜勒苏| 宁波| 伊犁| 陇南| 临汾| 库尔勒| 台湾台湾| 天水| 新泰| 宜昌| 舟山| 汉中| 烟台| 安阳| 娄底| 阳春| 莒县| 海西| 宁波| 蚌埠| 五指山| 朝阳| 德清| 台山| 琼中| 锡林郭勒| 三沙| 宜春| 石狮| 海北| 邹平| 宜昌| 顺德| 海西| 抚州| 济南| 永新| 临海| 锦州| 黑河| 江苏苏州| 甘孜| 邹城| 秦皇岛| 漳州| 垦利| 新乡| 长治| 宁波| 楚雄| 阿里| 天水| 阿拉善盟| 茂名| 保定| 荣成| 新余| 白沙| 商洛| 惠州| 五指山| 鹰潭| 通辽| 招远| 汕尾| 燕郊| 株洲| 洛阳| 平顶山| 如皋| 兴安盟| 长兴| 博尔塔拉| 河北石家庄| 嘉兴| 莱芜| 日喀则| 常州| 扬中| 泰兴| 陕西西安| 赣州| 四平| 汝州| 苍南| 襄阳| 玉环| 葫芦岛| 漳州| 三门峡| 天长| 武威| 东莞| 宁国| 威海| 河北石家庄| 河北石家庄| 保定| 辽源| 和县| 黔西南| 安吉| 章丘| 玉溪| 龙岩| 扬中| 泰安| 平潭| 赣州| 金昌| 葫芦岛| 启东| 四平| 鄢陵| 河南郑州| 和田| 燕郊| 宿州| 厦门| 海宁| 天长| 天水| 克孜勒苏| 神农架| 长兴| 双鸭山| 九江| 高密| 湖南长沙| 明港| 梅州| 陕西西安| 玉环| 柳州| 枣阳| 泗阳| 阳泉| 郴州| 亳州| 铁岭| 澄迈| 偃师| 汕尾| 海南| 灌南| 龙岩| 东阳| 常德| 中山| 毕节| 荆州| 五家渠| 台湾台湾| 枣阳| 海西| 安阳| 长治| 芜湖| 徐州| 三明| 阿克苏| 长葛| 遂宁| 揭阳| 临海| 忻州| 四川成都| 青海西宁| 桓台| 明港| 东方| 阿克苏| 咸宁| 甘孜| 果洛| 海拉尔| 许昌| 山西太原| 黔南| 湖州| 宝鸡| 海东| 泗阳| 金华| 内蒙古呼和浩特| 德阳| 昌都| 桓台| 广元| 常德| 临沂| 吉林| 包头| 桐城| 芜湖| 沧州| 辽宁沈阳| 昌吉| 汝州| 长兴| 新余| 濮阳| 赤峰| 浙江杭州| 遂宁| 临汾| 泰安| 沧州| 宁国| 盘锦| 潮州| 梅州| 赤峰| 益阳| 临汾| 百色| 嘉善| 朔州| 乐山| 益阳| 自贡| 如皋| 盐城| 开封| 绵阳| 澄迈| 高雄| 大理| 仙桃| 公主岭| 马鞍山| 白城| 武威| 平顶山| 吉安| 漯河| 七台河| 阳春| 湘西| 吐鲁番| 巢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