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t id="ike6q"><small id="ike6q"></small></rt>
<rt id="ike6q"><small id="ike6q"></small></rt>
<rt id="ike6q"><center id="ike6q"></center></rt>
<acronym id="ike6q"></acronym>
<rt id="ike6q"><center id="ike6q"></center></rt><acronym id="ike6q"></acronym>
<tr id="ike6q"><optgroup id="ike6q"></optgroup></tr>
<rt id="ike6q"><small id="ike6q"></small></rt>
<rt id="ike6q"><optgroup id="ike6q"></optgroup></rt>
一秒記住【新筆下文學 www.hbsb-sh.com】,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稀客啊什么風把靳總您這樣的大人物吹來了?”肖揚把雪茄叼進嘴里,眼睛一眨沒眨。

    “聽說肖少天天在這里樂不思蜀,我就想帶小宛來看看,到底是什么這么吸引人!苯璩切Φ煤艿。

    肖揚依稀瞥了我一眼,眼色很難描述。一旁顏安青倒是明顯有些不自在。

    “消磨時間而已,哪有什么樂不思蜀!彼碇┣,吐了口煙。

    “那要不這樣,今天你坐莊,我跟你來一盤?”

    圍在旁邊的人像有預感似的,不等話音落下立即呼啦啦將那張深綠色臺子旁邊的位置全空了出來。

    靳予城泰然拉開一把椅子讓我坐,自己則坐到我左手邊,和肖揚面對面。一旁立刻有人過來——后來我知道,他們都有個專有稱呼,叫“馬仔”——耳語兩句,伸出五個手指問:“老板這個數夠嗎?”靳予城首肯之后,很快又有人搬來了山一樣的籌碼。我不會看,也不知道到底是多少。

    荷官開始發牌。我真的是第一回到這種地方,他們玩的游戲我也不大懂,只看著撲克牌一張張分發,注一把把押。有時那邊贏有時這邊贏,不分上下。靳予城每一注都下的不大,只扔五個或者十個籌碼下去。他們似乎真的只是在消磨時間。本來聚集在旁邊圍觀的人見沒什么意思也都慢慢散開了。

    幾回合下來,靳予城面前的小山不見漲,反而有些平頂的趨勢。肖揚頗為自得,笑著調侃:“看來靳總平時不怎么愛玩。今天特地找來,怕是意不在此吧?”

    “這還用問?也不看看人家帶的是誰!鳖伆睬嗔弥l絲插了句嘴,“擺明了有別的目的,到底是誰想來見你還不一定呢!

    “看來肖太太對我挺有意見?”靳予城笑道,壓著撲克看了一眼自己的底牌,隨手扔出幾個籌碼。

    顏安青臉色泛著絲絲澀意,不說話了。

    肖揚看我一眼,像是想替她圓場:“小宛,大家也不算外人,我就不拐彎抹角了。兜兜轉轉走到今天,我們之間應該算了結了吧?說到底,我跟安青是多年的夫妻,真要分開也不那么容易。你如今跟靳總又和好如初,也算是件好事。至于coco,她跳樓自殺我很痛心,但!

    他聳聳肩,翻開面前的撲克,示意荷官繼續發牌,頓了頓才吐出四個字:“無能為力!

    輕飄飄的幾個字眼,在我心底燎起一片暗火。攥緊的指尖也開始發白。

    桌子底下,靳予城不經意用膝蓋輕輕碰了我一下,我看看他,很快明白了緩和下來。

    “我倒是聽說,肖太太這么多年一直無所出。這回二位白得了一對雙胞胎寶寶,應該挺高興的吧?”這話被他說得更輕飄,那雙眼卻是可怕的攝人。

    顏安青面色瞬間慘白,嘴巴張了老半天一個字也沒說出口,只能拽著肖揚低低喊:“老公”

    話沒說完,靳予城亮出手里的兩張牌:“9點!

    肖揚臉色也立馬變得很很難看,懊惱似的一把甩掉自己的牌。我有點奇怪,桌面上的籌碼不多,輸這一把應該不算什么,可他卻一敗涂地般 -->>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目錄

秦宛靳予城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新筆下文學只為原作者陌愛成婚終不負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陌愛成婚終不負并收藏秦宛靳予城最新章節。

阿坝| 周口| 来宾| 石嘴山| 襄阳| 仁寿| 果洛| 云南昆明| 德宏| 湖州| 海北| 克孜勒苏| 和田| 台州| 宁国| 宜昌| 包头| 铜川| 毕节| 雅安| 绥化| 海拉尔| 宝应县| 长葛| 宁国| 灵宝| 固原| 毕节| 张北| 武夷山| 蚌埠| 黔南| 安顺| 武威| 安阳| 招远| 宿州| 泸州| 上饶| 万宁| 邯郸| 海南海口| 义乌| 南充| 吉林长春| 白城| 阳江| 迪庆| 鞍山| 海南| 承德| 平凉| 肥城| 五家渠| 江西南昌| 长治| 西双版纳| 日喀则| 凉山| 淮南| 清徐| 三门峡| 昆山| 六安| 任丘| 图木舒克| 辽宁沈阳| 慈溪| 泰兴| 中山| 郴州| 固原| 昌都| 宁德| 张掖| 白山| 吕梁| 楚雄| 桂林| 淮北| 临沧| 辽阳| 天门| 吉林长春| 台山| 兴安盟| 无锡| 博尔塔拉| 龙岩| 阿拉尔| 南京| 青州| 黄冈| 高雄| 亳州| 宜宾| 荆州| 沧州| 扬中| 项城| 瓦房店| 荆州| 澄迈| 河南郑州| 天门| 南通| 盘锦| 张掖| 塔城| 酒泉| 顺德| 蚌埠| 慈溪| 舟山| 扬中| 湖州| 济宁| 海西| 毕节| 鸡西| 鹰潭| 山东青岛| 新泰| 公主岭| 澳门澳门| 厦门| 宿州| 马鞍山| 厦门| 凉山| 琼中| 江西南昌| 建湖| 阳泉| 邹城| 徐州| 天长| 荆门| 邯郸| 台湾台湾| 眉山| 百色| 昌都| 金华| 咸宁| 连云港| 江西南昌| 澳门澳门| 张家界| 巴彦淖尔市| 揭阳| 西藏拉萨| 巴彦淖尔市| 江苏苏州| 儋州| 吉林| 滨州| 阿克苏| 永新| 铜川| 益阳| 基隆| 天水| 沛县| 莒县| 广元| 吴忠| 湘西| 六安| 邹平| 乳山| 连云港| 扬中| 寿光| 安阳| 温州| 乐清| 邯郸| 玉环| 玉林| 怒江| 贵港| 黔东南| 昌都| 涿州| 海西| 北海| 定西| 西双版纳| 桐乡| 吐鲁番| 包头| 汉中| 临沧| 湘西| 溧阳| 包头| 攀枝花| 防城港| 丽水| 阳江| 改则| 眉山| 阿拉尔| 平顶山| 上饶| 灌南| 改则| 内江| 石嘴山| 永新| 咸阳| 醴陵| 梅州| 孝感| 乐平| 顺德| 商丘| 吉安| 阳江| 东莞| 桐乡| 甘孜| 库尔勒| 湛江| 海南| 基隆| 清远| 宝应县| 余姚| 凉山| 葫芦岛| 衡阳| 兴安盟| 昌吉| 锡林郭勒| 普洱| 吴忠| 临沂| 台北| 巴彦淖尔市| 儋州| 灵宝| 莒县| 乌海| 石河子| 新泰| 章丘| 鞍山| 南充| 聊城| 黄山| 济南| 唐山| 枣阳| 湖南长沙| 娄底| 云南昆明| 百色| 潜江| 佛山| 萍乡| 咸阳| 广元| 牡丹江| 广西南宁| 忻州| 哈密| 赵县| 荣成| 扬中| 宣城| 阜新| 儋州| 岳阳| 张家界| 三门峡| 莱芜| 本溪| 大连| 吐鲁番| 大兴安岭| 北海| 岳阳| 江门| 招远| 金坛| 莱芜| 通化| 宿州| 禹州| 江苏苏州| 中卫| 包头| 保亭| 安徽合肥| 海门| 公主岭| 汕尾| 广西南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