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t id="ike6q"><small id="ike6q"></small></rt>
<rt id="ike6q"><small id="ike6q"></small></rt>
<rt id="ike6q"><center id="ike6q"></center></rt>
<acronym id="ike6q"></acronym>
<rt id="ike6q"><center id="ike6q"></center></rt><acronym id="ike6q"></acronym>
<tr id="ike6q"><optgroup id="ike6q"></optgroup></tr>
<rt id="ike6q"><small id="ike6q"></small></rt>
<rt id="ike6q"><optgroup id="ike6q"></optgroup></rt>
一秒記住【新筆下文學 www.hbsb-sh.com】,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釋魯捺缽中,形勢非常嚴峻。

    耶律釋魯來了,還帶來了大批的契丹武將,更有三位契丹祭祀,為他保駕護航。

    看到來人,對于那些契丹武將,以他們的身手,完全都沒被朱璃放在眼中;可那三位跟隨著耶律釋魯,一道而來的祭祀,就麻煩了。

    三人盡皆目湛神光、高深莫測,一看就不是等閑之輩;甫一靠近,就給朱璃幾人,帶來一股無形的壓力。

    三人中,木辰祭祀,已經露過一手。

    雖然被朱璃破壞了、讓其攻擊落空,但對方暴露出來的修為,卻是一位貨真價實的釋然境高手。

    這個人給朱璃的感覺,還不是最可怕的;給他最危險、最可怕的人,卻是那位亦步亦趨地、跟在耶律釋魯身邊,滿臉苦澀、雙眸陰鷙的老者。

    其人,看起來就像是一位,一直都吃不飽、穿不暖,還被媳婦帶了綠帽子的衰男。

    不過,對方舉手投足之間,那不經意間釋放出來的氣息,卻又透著一抹邪異的返璞之意;看似尋常,卻道韻盈生,十分不凡。

    那種氣息,朱璃見所未見、聞所未聞;未知的,才是最難捉摸的。

    當然,也是最可怕的。

    而就在這個時候,那位死了親兄長的高昂,已經發狂了。

    只見他滿臉猙獰、怒氣滔天,一邊揮刀如掀浪、卷起無邊的煞氣,挾裹著瓊濤駭浪般的銀光,一如銀河落天一般地沖向了朱璃等人。

    確切地說,他率先沖向之人,正是親手結果了高干的孟太極;對于親手宰了他兄長的人,高昂怕是不殺不快吧。

    看著對方徹底暴走、肆無忌憚的來勢,朱璃眉頭微皺,雙眸虛瞇。

    就見他身形一閃,就擋在了孟太極的面前,一刀暴起,就向對方悍然斬去。

    銀光乍起,光耀蒼穹。

    漆黑的天幕,仿佛都在這一瞬間,被這抹暴起的銀光,捅出了個碩大的窟窿。

    銀光如柱、龐然粗大,甫一出現,就將整個釋魯捺缽,籠罩在其中。

    若是有高手站在遠處,向這里望來,就會驚恐地發現,一條曳尾大地、俯首蒼穹的光龍,突然,就出現在了天地之間。

    光龍豎立而起,俯視無邊的大地;當然,也在俯視著高昂,這只失去理智的小小螻蟻。

    就在高昂,仗劍沖到了朱璃身前不遠處之際,摩天光龍,突然俯沖而下,勢若傾天、迅若隕星,迎著高昂那裹挾著無邊駭浪的身影,分流裂海、驟然鯨吞而下。

    如此聲勢、如此剛猛的轟擊,正是朱璃新近研究出來的崩山九式。

    崩山九式,脫胎于崩山九擊,是在崩山九擊的基礎上,完善出來的又一殺手锏。

    以前朱璃施展此招,借由對方迎擊的反震之力,連環蓄力;若是能夠連綿施展下去,即便比朱璃得境界,高出一、兩個大境界的人,都能被他轟飛出去。

    可惜,崩山九擊,有一個致命的缺點;由于是借助對方的反震之力,蕩起之后,再次轟然劈下的,速度自然就會慢了一些。

    對上速度不比他慢的高手,這樣的無限借力,無形中,就拉慢了他的攻擊頻率。

    進化版的崩山九擊,現在的崩山九式,融入了風的特性;風聚風疏皆由心,連綿轟擊無滯澀。

    “轟”

    天地俱震、颶風肆虐;四野搖曳、空間動蕩。

    整個捺缽,都在這一瞬間,震顫不已。

    一擊之下,高昂飆殺孟太極的沖勢,瞬間就被朱璃,擋了下來。

    朱璃毅然迎上了高昂,身后的弈江南、李孤峰、和孟太極三人,也沒閑著。

    三人立刻移動身形,調整了一下站立的位置,成三角狀,將王月瑤和朱凝兒二人,死死地護在了中間。

    位于前方的李、弈二人,更是強行催動真息,幫助二女,抵抗住這來自前方的磅然沖勢。

    一擊得手,朱璃得理不饒人,揮刀如練、似羚羊掛角,又如天馬行空。

    一刀接一刀,刀揮連環、匹練如浪;駭浪排空、連綿無盡。

    轉眼之間,洶涌而來的高昂,就被淹沒在了,朱璃的刀光銀練之中。

    “轟、轟、轟......”

    二人甫一交手,就異;鸨似饋;刀刀相撞、連綿不絕。

    整個捺缽,都在二人的對峙中,轟隆不息。

    看在外人眼中,或許會認為,這是朱璃的尋?斓。

    可身在刀幕中的高昂,每接一刀,心下就沉重一分。

    因為朱璃每出一刀,都要比上一刀,更加沉重、悍然,威勢無鑄。

    這絕不是普通的快刀,這絕對是一種絕技,一種高超的運力之法。

    一旦確定了對方刀法中的古怪,高昂那原本猙獰、暴怒的神情,就逐漸地蒼白了起來;繼而,神情也愈發驚悚了起來。

    可是,朱璃刀刀如電、霹靂行空,快得讓他應接不暇,連喘口大氣的時間,都沒有;更遑論讓他驚叫出聲,向耶律釋魯等人求援了。

    高昂不請自戰,讓耶律釋魯不愉的同時,又十分好奇;不過,看到場中,朱璃和高昂戰得如

    火如荼,聲勢浩大的場面,他又不免有些擔心。

    “遒骷大師,高昂怎么連個年輕的沙里,都打不過?”

    耶律釋魯雖是契丹于越,勇武是有的,不過,也只是處于無雙猛將的程度;能夠勉強分清場中的形勢,還是他見多識廣的原因。

    現在,一見自己的親信大將,被一個年輕的契丹沙里,壓著打,他就皺起了眉頭,問向了身邊的遒骷祭祀。

    一臉苦大仇深的遒枯,聞言后,立刻拱手恭聲道:“于越請放寬心,那位沙里,年輕氣盛,也只能徒逞一時之勇!

    “其人境界根本不如高詳穩,能夠搶占先機,估計也是運氣使然;以高詳穩的武道造詣,擊敗對方,是遲早的事!

    “不錯,遒骷大師所言甚是!睋魵⑥慕衔此,一臉悻悻的木辰,這個時候,也走了過來,“于越有所不知,玄境之上,分四境;一境一重天,兩相之差,天壤之別!

    “那小子,只是自然境罷了;而高詳穩早就踏入了釋然境,他竟然還不知死活的硬撼高詳穩,真是豬油蒙了心,找死罷了!

    一言既出,木辰一臉篤定。

    只是,他不知道的是,世間的事情,往往非常奇妙;話一說滿必遇鬼;人一矯情好事毀。

    木辰話音未落,就見一條橫貫長空、嘯日逐月般的光龍,怒沖而下。

    “轟”

    風狂氣爆、天地震動。

    在那颶風肆虐、星曳月昏之中,一道魁梧的身影,炮彈般地倒飛而出。

    “噗”

    鮮血飆射、漫灑長空;凄艷的血雨,一如狂風中的點點紅梅,繽紛而冷艷、凄美而哀婉。

    觸目驚心、望之瞠目。

    顯然,那倒飛飆血之人,正是與朱璃對戰的高昂。

    望著這不可思議的一幕,木辰的兩只眼珠子,都差點瞪了出來;就連一臉苦大仇深、形若萬事不縈心的遒骷,雙頰也不自然地紅了一下。

    赤裸裸的打臉啊,他們二人一臉篤定,話音未落,那位被他們看好的高昂,就被朱璃給轟飛了出去,還有比這更及時的打臉嗎?

    二人瞬間目瞪口呆、啞口無言,訕訕得不知該說什么好。

    雖然轟飛了高昂,朱璃的神情,并沒有太多的喜悅;驟然爆發,展露了底牌,擊潰高昂,實在是無奈之舉,有什么好高興的呢。

    沉浸在喪兄之痛中的高昂,瘋狂 -->>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目錄

山海橫流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新筆下文學只為原作者逢不識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逢不識并收藏山海橫流最新章節。

顺德| 六安| 瓦房店| 唐山| 东莞| 乌兰察布| 黄山| 广汉| 六安| 商洛| 亳州| 黑龙江哈尔滨| 阿拉尔| 台南| 新泰| 吉林长春| 黄石| 垦利| 济源| 龙口| 武安| 常德| 湛江| 安庆| 晋中| 灌云| 娄底| 馆陶| 邯郸| 宜昌| 海西| 毕节| 台南| 保亭| 双鸭山| 定安| 宁夏银川| 扬中| 柳州| 淄博| 铁岭| 黔南| 儋州| 益阳| 保定| 柳州| 湖北武汉| 抚州| 新余| 明港| 柳州| 张家界| 定州| 徐州| 巴音郭楞| 东方| 运城| 济南| 梧州| 攀枝花| 台中| 神木| 南通| 洛阳| 云浮| 新乡| 鹤壁| 伊春| 象山| 铁岭| 文昌| 十堰| 临海| 大丰| 甘肃兰州| 毕节| 秦皇岛| 嘉兴| 恩施| 漯河| 瑞安| 营口| 连云港| 定西| 常德| 张家口| 塔城| 潮州| 葫芦岛| 黄山| 吉林长春| 安庆| 揭阳| 海东| 鹤岗| 博罗| 定西| 庆阳| 海东| 鹤岗| 宣城| 庄河| 基隆| 安阳| 台南| 长治| 黄冈| 安吉| 兴化| 烟台| 那曲| 潍坊| 保定| 荣成| 济宁| 改则| 梅州| 宁波| 湘西| 清远| 新沂| 邢台| 德宏| 七台河| 桂林| 南京| 云南昆明| 邳州| 三亚| 辽阳| 宁国| 台山| 靖江| 北海| 平凉| 韶关| 温岭| 甘孜| 鄢陵| 齐齐哈尔| 仁寿| 湖南长沙| 安康| 台南| 云浮| 屯昌| 象山| 德州| 永新| 岳阳| 正定| 东莞| 桐城| 酒泉| 清远| 寿光| 北海| 焦作| 阿勒泰| 陇南| 海西| 黄石| 南京| 海南海口| 吉林| 济源| 铁岭| 承德| 邢台| 三河| 绵阳| 松原| 桂林| 郴州| 清远| 荣成| 兴化| 百色| 宝鸡| 绵阳| 榆林| 库尔勒| 余姚| 文山| 正定| 盘锦| 新乡| 江苏苏州| 灵宝| 江西南昌| 黄南| 徐州| 牡丹江| 湘潭| 济南| 桐城| 赣州| 阳江| 大连| 吉安| 宁国| 大同| 周口| 洛阳| 嘉峪关| 延安| 广饶| 吉林长春| 厦门| 绵阳| 长兴| 铜仁| 溧阳| 海西| 怀化| 台北| 泰安| 南通| 陵水| 永州| 博尔塔拉| 黔西南| 十堰| 三门峡| 泰兴| 东营| 鄂尔多斯| 惠东| 牡丹江| 涿州| 吐鲁番| 五指山| 蚌埠| 长垣| 阜阳| 厦门| 乌兰察布| 荆州| 招远| 乐清| 绥化| 镇江| 台湾台湾| 内江| 嘉善| 库尔勒| 七台河| 宁波| 济宁| 台北| 衢州| 石狮| 金华| 文昌| 寿光| 莱芜| 唐山| 锡林郭勒| 晋城| 嘉善| 迪庆| 阳泉| 鄂州| 河北石家庄| 天水| 果洛| 鹤岗| 呼伦贝尔| 六安| 如皋| 邯郸| 石嘴山| 澳门澳门| 七台河| 三亚| 扬州| 三亚| 云浮| 衡水| 孝感| 湘西| 忻州| 怀化| 佳木斯| 瓦房店| 北海| 宁国| 澄迈| 芜湖| 公主岭| 台州| 梧州| 本溪| 恩施| 铜陵| 如皋| 泉州| 肥城| 佛山| 曲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