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t id="ike6q"><small id="ike6q"></small></rt>
<rt id="ike6q"><small id="ike6q"></small></rt>
<rt id="ike6q"><center id="ike6q"></center></rt>
<acronym id="ike6q"></acronym>
<rt id="ike6q"><center id="ike6q"></center></rt><acronym id="ike6q"></acronym>
<tr id="ike6q"><optgroup id="ike6q"></optgroup></tr>
<rt id="ike6q"><small id="ike6q"></small></rt>
<rt id="ike6q"><optgroup id="ike6q"></optgroup></rt>
一秒記住【新筆下文學 www.hbsb-sh.com】,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不知什么時候,識海中的誦經聲悄然消失。

    秦烽睜開眼睛,就看見星暇正一臉緊張地盯著自己,對面的四個封印者雖沒有動作,不過他本能地覺得對方已經在躍躍欲試。

    “你醒了多久?”他問著。

    “有一陣子了,”

    星暇以神念回應:“那部丹經的內容,你記住了多少?”

    秦烽搖頭嘆息:“不多,大概七八成的樣子,后面的就聽不清了,頭痛得厲害!

    星暇微驚:“七八成你都還不滿意?我就記了六成多點,然后就感覺精神力耗盡無以為繼,只能匆匆結束!

    秦烽恍然,看來這丹道傳承還真不是那么好消受的,門檻實在太高了,資質實力差些的修士根本就沒法堅持到最后一刻,哪怕是封印者都不例外。

    他確實沒對這少女說謊,不過自己聽不清,星艦中樞卻沒有這方面的限制,將整部丹經的內容一字不差地記錄了下來,需要時可以隨時放給他聽,并且還附有詳盡的精義講解,只要舍得耗費本源。

    所以,只有秦烽才算是完整地得到了這部遠古丹經的傳承,相較而言,對面的那四個封印者運氣就要差勁多了。

    “回去后,我會把這丹經的內容復述給你!

    “嗯,那就拓印出來,一起上交給宗門吧,掌教至尊絕對會不吝重賞的!

    星暇提議道,秦烽亦沒有反對,反正該知道的內容自己都知道了,送給宗門還能夠兌換到不少功勛,自己半點都不虧。

    看來真的有必要設法弄一座高品階的丹爐回去了,那些早已消失的遠古丹方里,有不少種類的丹藥對于現在的修士階層都是相當實用的,尤其是某些增益壽元的靈丹,問世之后絕對會成為市面上的搶手貨。

    煉丹師成長不易,可是已成名的丹道宗師,無一不是身家豪富到了極點,連那些修為強橫的太上長老們都比不上,而且整個界天的諸多頂級道統,都不吝惜開出極其優厚的代價來招攬。

    所以秦烽只要在這一領域展現出過人的天賦,必定會被宗門高層更加的重視,一夜暴富、積攢起足夠修煉到極天之境的資源都不是不可能。

    “這部丹經……也是從這座丹爐內部傳出來的嗎?”

    “當然,”

    星艦中樞解釋道:“丹爐周圍的烏光是由詛咒之力衍生分化出來,可謂劇毒至邪之物,無時無刻不在侵蝕著丹爐本體,只要這些烏光被凈化得越多,丹爐反饋給修士的好處就越大,以這樣的方式鼓勵修士幫助它祛除天外邪魔的詛咒,從而達成自救的目的!

    “原來如此!

    秦烽恍然,至寶有靈,自己將包裹著丹爐的那重烏光幾乎完全掃滅,它自然不會吝惜給出豐厚的回報,在過去的數萬年時間里,似乎還沒聽說過有誰能從這里得到過丹道典籍傳承的。

    只是,這種烏光的源頭是詛咒之力演化而來,掃滅了一層,用不了多久就會有新的烏光重新滋生,除非是徹底解決了詛咒之力,否則只是治標不治本的做法。

    “如此看來,如果我替它一勞永逸地解決了這個麻煩,它會不會承認我?”

    “有很大的可能,不低于七成!

    “既然是這樣,那就試試吧!

    秦烽略微權衡就做出了決斷,自己既然需要一座上好的丹爐,眼前這座大家伙無疑是最好的選擇了。否則錯過了這回,想再找到一座法寶級的丹爐可不容易。這種特殊的戰略資源不亞于主世界的頂級工業母機,就是有錢有資源都極難買到。

    當然在這之前,還得先將對面的那四個封印者收拾掉,否則他們遲早會跳出來壞事。

    他是這樣想的,對面的四個老家伙也是類似的打算。

     -->>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目錄

星臨諸天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新筆下文學只為原作者暗獄領主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暗獄領主并收藏星臨諸天最新章節。

禹州| 延安| 博罗| 五指山| 平凉| 扬中| 青海西宁| 淮南| 芜湖| 潜江| 喀什| 五家渠| 琼海| 毕节| 曲靖| 白山| 雄安新区| 新乡| 清远| 大庆| 河南郑州| 天水| 汕尾| 吴忠| 遵义| 延安| 海拉尔| 定安| 铜川| 顺德| 三沙| 禹州| 山南| 佛山| 宿迁| 荆州| 迁安市| 儋州| 景德镇| 澳门澳门| 洛阳| 泰州| 垦利| 张掖| 慈溪| 赣州| 如皋| 漳州| 阳春| 邢台| 乌兰察布| 固原| 武威| 南阳| 铜陵| 三亚| 高雄| 南通| 岳阳| 慈溪| 慈溪| 武夷山| 汕头| 莱芜| 保亭| 长葛| 黄南| 阿勒泰| 抚顺| 牡丹江| 燕郊| 宝鸡| 定安| 大连| 崇左| 河源| 深圳| 西双版纳| 博罗| 石狮| 大兴安岭| 怒江| 邹平| 芜湖| 宣城| 嘉兴| 景德镇| 项城| 青州| 伊春| 巢湖| 台湾台湾| 江西南昌| 东莞| 新泰| 澳门澳门| 慈溪| 汉川| 娄底| 浙江杭州| 醴陵| 新乡| 日喀则| 临汾| 三沙| 阳春| 广安| 三河| 厦门| 临汾| 厦门| 日照| 北海| 武威| 湘西| 荆州| 泗洪| 衢州| 新余| 江西南昌| 株洲| 巴音郭楞| 赣州| 项城| 浙江杭州| 海拉尔| 大丰| 泰安| 新乡| 鄂尔多斯| 大丰| 中卫| 巴音郭楞| 平顶山| 垦利| 偃师| 昌都| 海北| 江西南昌| 烟台| 西双版纳| 仁怀| 蚌埠| 琼海| 漯河| 聊城| 桐城| 黑河| 东海| 韶关| 来宾| 霍邱| 克孜勒苏| 驻马店| 普洱| 丹东| 项城| 梧州| 塔城| 怀化| 七台河| 金坛| 常州| 瑞安| 长治| 武安| 中山| 新余| 仁怀| 乳山| 许昌| 漳州| 福建福州| 泰州| 巴音郭楞| 吴忠| 台湾台湾| 大兴安岭| 阜阳| 楚雄| 盐城| 和县| 澳门澳门| 图木舒克| 辽阳| 江西南昌| 保定| 黄山| 怒江| 安吉| 伊犁| 三亚| 定西| 安顺| 屯昌| 晋江| 单县| 赤峰| 池州| 崇左| 四平| 青州| 河源| 青州| 锡林郭勒| 日照| 毕节| 仁怀| 神木| 澄迈| 台北| 万宁| 大连| 晋江| 诸城| 邹平| 高密| 连云港| 沧州| 滕州| 丹东| 辽源| 韶关| 迁安市| 慈溪| 安阳| 塔城| 宝鸡| 白沙| 德清| 天门| 衡水| 博罗| 四平| 六盘水| 德清| 吉林| 吉林长春| 六盘水| 广汉| 永州| 南阳| 海西| 莆田| 无锡| 平潭| 台湾台湾| 仁寿| 滁州| 兴化| 霍邱| 松原| 大庆| 曲靖| 河池| 长治| 明港| 衡阳| 东台| 海东| 正定| 吐鲁番| 安岳| 阜阳| 毕节| 新乡| 台中| 燕郊| 宿州| 池州| 陇南| 石嘴山| 三河| 通化| 大连| 吐鲁番| 桓台| 诸城| 云浮| 晋江| 四川成都| 阿勒泰| 琼海| 海北| 宜春| 聊城| 陇南| 神农架| 肥城| 阳春| 延边| 文昌| 唐山| 保亭| 阳泉| 新余| 鹤壁| 咸宁| 澄迈| 天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