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t id="ike6q"><small id="ike6q"></small></rt>
<rt id="ike6q"><small id="ike6q"></small></rt>
<rt id="ike6q"><center id="ike6q"></center></rt>
<acronym id="ike6q"></acronym>
<rt id="ike6q"><center id="ike6q"></center></rt><acronym id="ike6q"></acronym>
<tr id="ike6q"><optgroup id="ike6q"></optgroup></tr>
<rt id="ike6q"><small id="ike6q"></small></rt>
<rt id="ike6q"><optgroup id="ike6q"></optgroup></rt>
一秒記住【新筆下文學 www.hbsb-sh.com】,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等到葉玄將乾坤鼎收入囊中,正滿心歡喜時,誅仙劍陣立即又起了變化。

    原來那乾坤老祖被羅睺用弒神槍滅殺后,但是其絕仙劍的陣眼卻沒有被毀,這讓剛剛走出的鴻鈞直皺眉頭,不過誅仙劍陣失去了三把劍,唯獨只有絕仙劍還在死撐,其威力已經大打折扣,不足為懼了。

    “羅睺,誅仙劍陣已破,你已經沒有任何勝算了!兵欌x飛到葉玄的身邊,目光朝著他看去,尤其是在見到葉玄剛剛將乾坤鼎收走,整個人嘴唇微張,似乎是想說些什么。

    在剛剛的破陣中,葉玄是最輕松,也是最先從誅仙劍陣中脫困出來的。

    原本剛剛陰陽老祖和乾坤老祖死的時候,如果那個時候葉玄愿意完全可以再次入陣將他們救下來,結果沒想到他居然袖手旁觀,眼睜睜的看著他們被羅睺殺死,這讓鴻鈞老祖對葉玄的感官下降了不少。

    若不是現在大敵當前,鴻鈞恐怕要借這件事說上一二了。

    看到鴻鈞的眼神,葉玄瞥了瞥嘴,幫你對付羅睺已經是仁至義盡了,至于說救人那就別想了,他和陰陽老祖并不是很熟,而且對方注定要隕落在這場龍鳳初劫中,畢竟他要是不死那孔宣和大鵬鳥又怎么能出世了?

    估計如果葉玄要是強行改變陰陽老祖的結局,反而會被天道厭惡,至于乾坤老祖亦是如此,總體說來這一切都是天道的算計而已。

    葉玄無所謂的聳了聳肩,反正這次自己不虧。

    沒想到來幫忙打架,居然還得了一件先天至寶乾坤鼎,有了這間寶物自己以后就不缺法寶了,任何后天之物放進去煉上一煉就會變成先天之物,話說日后鴻鈞能在分寶崖上一下子丟出去數千件寶物而不皺眉頭,估計這乾坤鼎起了很大的作用,難怪這家伙在看到葉玄收走了乾坤鼎后,竟然會有些失態,立刻就跑上來想勸阻一二的。

    不過現在誅仙劍陣雖破,但是羅睺的實力依舊不容小覷。

    他們這邊就剩下葉玄和鴻鈞兩個人,所以鴻鈞才強咽下這口氣,沒有當場翻臉。

    “我不服,就算沒有誅仙劍陣我也一樣可以殺你!绷_睺怒吼一聲,狀若瘋狂,腳踩十二品滅世黑蓮,其中有無盡幽光籠罩著自己,然后揮舞著弒神槍朝著鴻鈞殺來。

    面對這洪荒第一殺伐重寶,鴻鈞也不敢有分毫小覷,剛剛乾坤老者就是死在這把槍下的,而且尸骨無存,此時只見鴻鈞馭起十二品功德金蓮,又以太極圖頂在頭頂,正在瘋狂的旋轉著,兩者相加之下形成一道絕對防御。

    弒神槍先刺在太極圖上,頓時無窮無盡的煞氣被太極圖給消解了大半,剩下的則全部被十二品功德金蓮抵擋住,趁著這個時候鴻鈞手持盤古幡,朝著羅睺輕輕的一刷,無數道混沌劍氣涌出,但是卻被對方的十二品滅世黑蓮給抵擋住。

    望著兩人的爭斗,葉玄兩眼直放精光。

    這兩個人都是狗大戶啊,一個比一個多寶,要不是道魔之爭事關洪荒天道的發展,恐怕就連大道也會偷偷關注,恐怕葉玄早就忍不住上去打劫了。

    鴻鈞和羅睺兩人的爭斗打的天地變色,日月無光,整個洪荒西方大地都變得滿目瘡痍,無數的名山大川竟然都被打的破碎,使得大地的走勢改變,山河起伏,甚至就連那數百萬丈之高的須彌山都因為兩人的戰斗被硬生生的截去一部分。

    “羅睺你為一己之私,為禍洪荒,阻礙天道運轉,使得洪荒大地血流成河,哀鴻遍野,今日我必除你!”

    鴻鈞咬了咬牙,這一戰關乎他的成道之路,因此他終于決定施展出自己壓箱底的手段。

    自從隕落在開天大劫后,鴻鈞重生洪荒天地,借助造化玉碟參悟無數載,終于被悟出斬三尸之法,這也是鴻鈞賴以生存的證道之法。

    此時只見從鴻鈞的體內走出三個衣著迥異,但是容貌卻有些相似的老者。

    其中一個老者手持十二品功德金蓮,以及中央戊己 -->>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目錄

無限之時空大盜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新筆下文學只為原作者太子俊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太子俊并收藏無限之時空大盜最新章節。

丹阳| 青州| 黄山| 巴彦淖尔市| 眉山| 乳山| 济南| 果洛| 三明| 南通| 信阳| 巴彦淖尔市| 牡丹江| 嘉峪关| 廊坊| 广州| 五指山| 毕节| 海拉尔| 威海| 张掖| 扬州| 宁国| 馆陶| 文山| 黄冈| 白银| 黔南| 保山| 四平| 怒江| 舟山| 山西太原| 白城| 东营| 定州| 嘉兴| 白城| 南平| 仙桃| 南通| 济南| 锡林郭勒| 鄢陵| 吐鲁番| 内蒙古呼和浩特| 台北| 黑龙江哈尔滨| 攀枝花| 扬州| 禹州| 大丰| 固原| 阿坝| 安阳| 阳泉| 景德镇| 图木舒克| 哈密| 吐鲁番| 朔州| 恩施| 淮北| 玉溪| 达州| 儋州| 江苏苏州| 广安| 永康| 霍邱| 河南郑州| 内蒙古呼和浩特| 台山| 东营| 龙岩| 莒县| 遵义| 日土| 阿克苏| 江门| 莒县| 桐乡| 姜堰| 昌都| 文昌| 芜湖| 绥化| 台湾台湾| 焦作| 吉林长春| 邵阳| 漯河| 宜都| 商丘| 菏泽| 德阳| 辽阳| 克拉玛依| 大兴安岭| 葫芦岛| 揭阳| 咸阳| 贵州贵阳| 佳木斯| 济南| 佛山| 宜昌| 慈溪| 普洱| 运城| 诸暨| 湛江| 扬中| 建湖| 云南昆明| 天水| 德州| 东阳| 巴音郭楞| 建湖| 广元| 黄南| 蚌埠| 崇左| 商丘| 景德镇| 陕西西安| 芜湖| 东莞| 马鞍山| 广安| 云浮| 随州| 承德| 铁岭| 许昌| 章丘| 昭通| 河北石家庄| 定安| 儋州| 鸡西| 漯河| 日土| 泸州| 灵宝| 东台| 石河子| 赵县| 兴化| 新沂| 伊犁| 山西太原| 武夷山| 秦皇岛| 沛县| 克拉玛依| 赣州| 海宁| 大庆| 嘉善| 龙岩| 淮北| 防城港| 正定| 铁岭| 中卫| 宜昌| 垦利| 赣州| 连云港| 海拉尔| 黄冈| 玉环| 临沂| 湘西| 伊犁| 深圳| 萍乡| 玉林| 莒县| 河源| 临海| 通辽| 黄冈| 和田| 顺德| 铁岭| 杞县| 图木舒克| 和田| 安岳| 昌吉| 灵宝| 孝感| 汉中| 保定| 基隆| 黑龙江哈尔滨| 单县| 大同| 义乌| 乐山| 台中| 安岳| 仁怀| 莒县| 宁夏银川| 黑河| 雄安新区| 石嘴山| 阿坝| 博罗| 百色| 伊犁| 六盘水| 永康| 武威| 连云港| 四平| 安康| 三门峡| 澳门澳门| 延安| 铜川| 宿州| 安岳| 赣州| 醴陵| 昭通| 深圳| 寿光| 宜都| 驻马店| 桐城| 雅安| 中山| 台山| 莒县| 阿坝| 遵义| 桐乡| 伊犁| 迪庆| 清徐| 兴安盟| 东海| 阿拉尔| 张北| 蚌埠| 淄博| 儋州| 达州| 三河| 包头| 桐城| 厦门| 汉中| 平顶山| 佛山| 台南| 安康| 长治| 邯郸| 三门峡| 芜湖| 沛县| 永新| 辽阳| 甘南| 雅安| 安康| 顺德| 来宾| 长治| 遵义| 黔西南| 台州| 张北| 台湾台湾| 恩施| 承德| 南平| 贵港| 南阳| 承德| 定西| 天水| 象山| 抚顺| 克孜勒苏| 武安| 厦门| 宿州| 赣州| 龙口| 防城港| 台州| 开封| 无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