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t id="ike6q"><small id="ike6q"></small></rt>
<rt id="ike6q"><small id="ike6q"></small></rt>
<rt id="ike6q"><center id="ike6q"></center></rt>
<acronym id="ike6q"></acronym>
<rt id="ike6q"><center id="ike6q"></center></rt><acronym id="ike6q"></acronym>
<tr id="ike6q"><optgroup id="ike6q"></optgroup></tr>
<rt id="ike6q"><small id="ike6q"></small></rt>
<rt id="ike6q"><optgroup id="ike6q"></optgroup></rt>
一秒記住【新筆下文學 www.hbsb-sh.com】,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廣場附近,那些白色樹木被天狐化血刀散發出的血光一照,迅速枯萎下去,地面瞬間變得焦黑一片,看不到絲毫生機。

    廣場上的那些白色玉石內的靈氣,也在頃刻間被抽干,在一連串“砰砰”聲中炸裂,化為了無數石屑。

    霎時間,以白玉廣場為中心,方圓數百里范圍內的所有生氣一下被抽干!

    緊接著,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傳出!

    通天劍陣轟然崩潰,數十柄飛劍四散飛射,還有十幾柄飛劍直接被劈成兩截。

    而雷玉策身軀大震,蹬蹬蹬向后連退了幾步才站穩身體,面上涌現一層不正常的潮紅。

    此刻漫天血光一閃而收,消失的無影無蹤,而狐三和蛟三身形已經越過了雷玉策,朝著前面飛射而去。

    雷玉策眼角抽搐,強提一口氣,正要做什么。

    “雷道友,你攔不下我們的,現在前方情況未明,我們不愿和你相斗,還請勿要相逼!焙曇暨b遙傳來。

    雷玉策動作一僵,呆立在了那里。

    狐三兩人身影如電,瞬間消失在了小道前方。

    就在此時,藍元子和藍顏也化為了兩道藍色遁光,朝著木神冢方向射去。

    “留下!”站在這條道路上的蘇荌茜大喝一聲,玉手凌空一抓。

    附近頓時藍色水光狂閃,憑空浮現出無數直徑丈許左右的藍色水球,每個水球上都纏繞著一道道巨蟒一般的藍色電光,隨著蘇荌茜的嬌喝聲,無數水球帶著滾滾雷鳴之聲,朝著藍元子二人轟擊而去。

    藍顏眼見此景,卻是絲毫不亂,玉手掐訣一揮,那個藍色小袋再次浮現而出,袋口一卷,從中射出萬道藍光。

    飛射而來的水球立刻一頓,然后化為一道道藍光,萬川歸海般沒入了藍色小袋中。

    原本威勢赫赫的漫天水球,瞬間消失無蹤,仿佛夢幻一般。

    “什么!”蘇荌茜面上露出不可思議的神情。

    藍顏面色發白,她此番雖然只是略微催動藍色小袋,但仙靈力也消耗了大半。

    藍元子揮手抓住藍顏,二人遁光融為一體,速度陡增,一閃晃過蘇荌茜,消失在前方。

    一旁的韓立眼見此景,目光一閃之下,身形化為一道金光射出,朝著火元宮方向飛去。

    文仲一直在注意著韓立的舉動,見此情形,連忙出手攔截,掐訣一點,十幾道百丈長的劍光從他身上射出,朝韓立斬下。

    但韓立所化金光驟然一亮,速度陡增數倍,以一個瞠目結舌的速度越過了文仲,瞬間消失在了前方。

    文仲見此,眉頭一蹙,卻又無可奈何。

    就在此刻,“嗤”的一聲,又是一道金色長虹飛射而至,卻是熊山。

    文仲猛地回神,正要施法攔住,但熊山所化金色劍虹速度雖然不及韓立,卻也快如閃電,加之文仲心神震動,出手不免遲緩,又遲了一步。

    金色長虹一閃從文仲另一側電射而過,眨眼間也消失在前方。

    轉眼間,廣場之上只剩下雷玉策,文仲,蘇荌茜三人。

    “這幫鼠目寸光的蠢貨,只顧眼前的好處,一點也不管后果,等黑天魔神破封而出,他們就知道后悔了!”文仲有些氣急敗壞的怒罵道。

    “他們都不是金源仙域之人,不知道黑天魔神的可怕,而且陣眼封印的那些仙器威力極大,也難怪他們會不顧一切想要得到。能夠堅持到這里,足可見這幾人都不簡單,攔看起來是攔不住了,現在該怎么辦?”蘇荌茜卻沒有如何氣憤,望向雷玉策。

    “事到如今,也沒有別的辦法,我們三人也分開前進吧,盡可能的勸說他們放棄陣眼內的寶物,但如果實在不行,也要將陣眼出的法陣修復好!崩子癫咂E收回那套金色飛劍,不緊不慢的說道。

    “事到如今,也只好如此了。不過以前倒沒看出來,雷道友在如此緊迫的形勢下,還能如此淡定自若!碧K荌茜點了點頭,話鋒一轉的說道。

    “正所謂‘謀事在人,成事在天’,情況已經很糟糕了,自己再亂了方寸,豈不是要糟糕透頂了!崩子癫邠u了搖頭,如此說道。

    “到了這個時候,你倒還有心情開玩笑。那具體我們該怎么做,你說吧!碧K荌茜撲哧一笑,又問道。

    文仲也將目光看向了雷玉策。

    “稍等!

    雷玉策說著,翻手取出了兩套布陣器具,一套火紅,一套土黃,還有兩塊玉簡,分別交給了文仲和蘇荌茜。

    “陣眼處的法陣雖然復雜精妙,想要修復并不容易,但玉簡內詳細記載了法陣的布 -->>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目錄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新筆下文學只為原作者忘語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忘語并收藏凡人修仙之仙界篇最新章節。

广西南宁| 宜宾| 定安| 日照| 文昌| 白银| 甘南| 山西太原| 衡阳| 宜昌| 武安| 诸暨| 北海| 邯郸| 普洱| 东阳| 金华| 辽阳| 赣州| 广州| 燕郊| 正定| 建湖| 中山| 安顺| 防城港| 日喀则| 海北| 和田| 伊春| 张家界| 青海西宁| 随州| 吕梁| 新沂| 桂林| 襄阳| 金坛| 顺德| 乌兰察布| 安庆| 邯郸| 长治| 株洲| 兴安盟| 鄢陵| 内江| 南京| 中卫| 巴音郭楞| 临汾| 赣州| 大丰| 眉山| 枣阳| 万宁| 宿州| 德州| 南阳| 海北| 阳春| 武夷山| 毕节| 毕节| 文山| 灵宝| 通辽| 吉林| 鄂州| 定安| 淮安| 金坛| 张掖| 深圳| 松原| 东阳| 大同| 恩施| 那曲| 威海| 瑞安| 海南海口| 禹州| 金坛| 溧阳| 建湖| 武安| 铁岭| 株洲| 海宁| 广饶| 周口| 澳门澳门| 恩施| 广安| 石狮| 鹤岗| 宣城| 巴中| 榆林| 南阳| 昭通| 大连| 芜湖| 临汾| 周口| 大兴安岭| 乌兰察布| 明港| 吐鲁番| 中山| 长治| 姜堰| 随州| 商洛| 乐平| 儋州| 阳江| 曲靖| 塔城| 临海| 保定| 柳州| 商丘| 定州| 公主岭| 自贡| 潜江| 安徽合肥| 文昌| 海西| 莒县| 嘉峪关| 临沂| 株洲| 新疆乌鲁木齐| 佛山| 乐平| 淮安| 大连| 长兴| 大庆| 青州| 齐齐哈尔| 文山| 宝鸡| 毕节| 乳山| 克拉玛依| 大庆| 柳州| 甘孜| 怒江| 河源| 本溪| 乐清| 呼伦贝尔| 达州| 许昌| 云浮| 深圳| 安岳| 改则| 伊犁| 鹤岗| 和田| 毕节| 宜宾| 葫芦岛| 上饶| 海东| 姜堰| 神农架| 吉林| 包头| 琼海| 玉树| 扬州| 松原| 陕西西安| 泉州| 哈密| 张掖| 乳山| 宁德| 牡丹江| 鹤壁| 滕州| 宁德| 博尔塔拉| 武威| 铜陵| 霍邱| 安岳| 南京| 南充| 博罗| 新疆乌鲁木齐| 马鞍山| 招远| 海西| 娄底| 晋城| 韶关| 慈溪| 玉林| 白银| 淮南| 山西太原| 玉树| 朝阳| 邹平| 河源| 改则| 塔城| 亳州| 丹阳| 张北| 武威| 桓台| 包头| 定安| 秦皇岛| 甘南| 灵宝| 东阳| 沭阳| 吉安| 黄山| 濮阳| 临沂| 开封| 南安| 潜江| 阿勒泰| 阿勒泰| 库尔勒| 东方| 迁安市| 武威| 驻马店| 偃师| 海丰| 丽江| 遵义| 南通| 三沙| 西藏拉萨| 锦州| 桐乡| 常德| 安吉| 喀什| 迪庆| 揭阳| 赤峰| 肥城| 天水| 甘孜| 驻马店| 醴陵| 荆门| 三沙| 泰州| 海门| 赣州| 高密| 张家界| 保定| 西双版纳| 遵义| 眉山| 东方| 高雄| 临夏| 宜都| 唐山| 牡丹江| 神木| 湖州| 宜都| 伊犁| 台北| 武威| 雄安新区| 鸡西| 迁安市| 抚顺| 启东| 青海西宁| 雄安新区| 白银| 昌吉| 任丘| 青州| 垦利| 松原| 信阳| 双鸭山| 徐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