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t id="ike6q"><small id="ike6q"></small></rt>
<rt id="ike6q"><small id="ike6q"></small></rt>
<rt id="ike6q"><center id="ike6q"></center></rt>
<acronym id="ike6q"></acronym>
<rt id="ike6q"><center id="ike6q"></center></rt><acronym id="ike6q"></acronym>
<tr id="ike6q"><optgroup id="ike6q"></optgroup></tr>
<rt id="ike6q"><small id="ike6q"></small></rt>
<rt id="ike6q"><optgroup id="ike6q"></optgroup></rt>
一秒記住【新筆下文學 www.hbsb-sh.com】,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錢在趙凡眼中根本就不算什么,時之間整個房間里面都安靜下來。

    而這個時候侯亮也帶著艾薇兒一起回到了自己的豪宅,在豪宅中艾薇兒直接走下車,冷著臉走回到自己房間去。

    看到她的樣子之后,侯亮只能無奈的摸了一下鼻子,隨后也回到了自己房間。

    之前,他們倆人已經將許晴新型送到公安局,不知道許晴怎么想的。

    總是讓他送到公安局就離開了,并不讓他送到自己家中。

    這個事情侯亮也沒有去多想,而且在回來的時候艾薇兒沖他發脾氣,讓他心中有些凌亂,因此也沒有去在想關于許晴的事情,今天他非常的累。

    沙龍宴會看似十分歡樂,其實暗流涌動,如果說錯一句話,搞得雙方不愉快的話那么對于九龍集團來說,是少了一大塊兒的財政收入。

    第2天很早的時候侯亮就起床了,這是破天荒的第一遭,他在起床之后就來到了客廳那里吃了早餐。

    而這個首艾薇兒正好起床過來,他看到了侯亮就非常詫異的說:“你怎么起床啦?很少見呀,今天是太陽打西邊出來了嗎?”

    聽到了他的話之后,侯亮就忍不住翻了一下眼睛,說:“我有那么懶嗎?今天之所以起那么早,不是因為咱公司跟其中一個建筑商的合同簽訂,今天去進行奠基儀式,準備動工嗎?”

    聽到了他的話之后,艾薇兒就翻了一下眼睛說:“你還記得這個事情還真是非常難得呢!

    對他步步緊逼的話,侯亮感覺到有些無奈,他攤了一下手,該不知道怎么說了。

    而在這個時候,艾薇兒就從桌子底下拿出一個文件放到了侯亮的身邊說:“你看看這就是那個建筑工地的文件了,設計圖紙有人專門負責,今天去進行奠基之后就開始動工了,這個地方準備建11棟大樓,預計投入資金是15億,收入則能達到70億,這是一個非常高利潤的事情!

    說起工作侯亮就收起了郁悶的心情,進入狀態,他皺了一下眉頭,跟著點了幾天下巴說:“確實是不錯,這個建筑商和九龍集團之前有個接觸信譽也挺不錯,不過我總覺得還是慎重一點比較好,今天你陪我一塊過去吧!

    聽到了他的話,艾薇兒也跟著點點頭,直接拿起面前的一杯牛奶喝進去。

    乳白色的液體在嘴角流出幾滴來看起來,讓她的紅唇更加的鮮艷幾分。

    這個場面看得侯亮都忍不住咽了口口水,而這個時候艾薇兒也瞥見了他的表情,輕輕的把杯子放下來,伸出芊芊手指在嘴角擦拭了一下,然后伸出一條粉紅色的舌頭舔舐了一下嘴唇。

    之后就笑著說:“走了,咱們去工地那邊看看,順便跟他們的老板簽訂一個補充協議,這樣的話就可以動工,沒有任何后患了!

    直到此時侯亮這才回過神來,原來艾薇兒看的久了并不覺得什么,但是不經意露出一絲誘惑,卻讓他有些失神。

    這情況讓侯亮感覺到非常不爽,但是心中莫名的還是有些躁動,他趕緊保持

    清凈的心情,跟著艾薇兒一起走出門去。

    此時早有一輛大奔車在門口等著了,這是艾薇兒昨天就安排好了,今天直接就在這里等待著。

    接送他們上去車子之后艾薇兒就恢復了冷清的樣子,自顧自的拿起個平板電腦玩水果消消樂。

    這是艾薇兒不多的娛樂活動,侯亮也沒有打攪她自己坐在另一邊看著窗外的景色。

    不一會兒車子就到達了施工的地點。

    在這里,早被九龍集團的人用鐵柵欄圍出了一大塊的地,這就是準備開始建造的小區地方。

    車子還沒有臨近,就聽到一陣吵嚷的聲音傳來,司機放緩了車速。

    這個時候侯亮就抬起頭來說怎么回事,司機在前面說:“董事長工地上好像有人在爭吵,圍了好大一群人!

    聽到這司機的話之后,侯亮忍不住皺了一下眉頭,隨后就讓司機靠過去。

    而此時艾薇兒也收起了平板電腦,跟著朝窗外看去,就發現在工地附近站著兩撥人,一部分人帶著建筑安全帽,領頭的是一個穿著白襯衣的九龍集團高層,他是主要負責這塊建筑地的經理。

    而另一邊則站著很多穿著花里胡哨衣服的人,他們的人數要多上好幾倍,站在這些工人的對立面上,手里拎著棍棒,看樣子好像是在找事情。

    “光天化日之下,居然有這些混混來根咱們搞事情簡直太猖狂了吧!焙盍链藭r隔著玻璃說。

    聽到了 -->>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目錄

極品女總裁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新筆下文學只為原作者一劍江山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一劍江山并收藏極品女總裁最新章節。

焦作| 汕头| 牡丹江| 齐齐哈尔| 红河| 永新| 义乌| 台北| 潜江| 大兴安岭| 那曲| 馆陶| 南安| 任丘| 中卫| 吉林| 南通| 榆林| 改则| 河池| 克拉玛依| 岳阳| 张家口| 包头| 延安| 东营| 揭阳| 乐平| 西双版纳| 包头| 甘肃兰州| 广州| 永州| 宜都| 唐山| 济南| 鸡西| 荆门| 灵宝| 邹平| 任丘| 长葛| 如皋| 宁国| 宜宾| 湛江| 高雄| 七台河| 湖州| 黄山| 驻马店| 德州| 惠州| 湖州| 延边| 新泰| 宝应县| 昌吉| 桐乡| 淮安| 黔南| 泸州| 惠东| 玉树| 博尔塔拉| 三亚| 盘锦| 博尔塔拉| 垦利| 牡丹江| 商丘| 惠东| 嘉峪关| 安阳| 秦皇岛| 阳春| 包头| 枣庄| 朔州| 仁怀| 灵宝| 滁州| 扬州| 余姚| 三亚| 嘉峪关| 荆门| 肥城| 高雄| 台北| 惠东| 唐山| 汉川| 海南| 三明| 百色| 运城| 乌海| 三亚| 廊坊| 平凉| 顺德| 枣阳| 九江| 那曲| 松原| 曲靖| 天水| 遵义| 苍南| 岳阳| 海南| 乌海| 顺德| 萍乡| 辽宁沈阳| 天水| 贺州| 乐山| 如皋| 张掖| 果洛| 汝州| 聊城| 乐平| 吉林| 天水| 深圳| 惠东| 五指山| 固原| 海拉尔| 沛县| 西双版纳| 驻马店| 迪庆| 南阳| 临汾| 绍兴| 镇江| 肇庆| 和田| 辽阳| 琼海| 莆田| 铁岭| 宁国| 四川成都| 淮南| 河南郑州| 张北| 泰安| 石嘴山| 眉山| 黄山| 玉林| 雄安新区| 江门| 图木舒克| 阜新| 常德| 濮阳| 文山| 龙岩| 乌海| 邹城| 平潭| 大庆| 雅安| 余姚| 南安| 大兴安岭| 兴安盟| 周口| 娄底| 云浮| 上饶| 鞍山| 淮南| 海南海口| 山西太原| 义乌| 雄安新区| 绵阳| 涿州| 阿里| 厦门| 澳门澳门| 灌云| 建湖| 徐州| 宿迁| 朔州| 大同| 佳木斯| 东营| 汉中| 广元| 江门| 株洲| 保定| 山东青岛| 山南| 德阳| 黄南| 乐清| 诸暨| 金昌| 章丘| 如皋| 来宾| 桐乡| 泸州| 长治| 吴忠| 邹平| 屯昌| 南平| 江西南昌| 玉树| 衡水| 承德| 昭通| 仁怀| 本溪| 河北石家庄| 贵州贵阳| 海拉尔| 陇南| 柳州| 邵阳| 崇左| 金华| 包头| 琼中| 武威| 淮南| 资阳| 吴忠| 三亚| 内江| 海东| 泰兴| 安庆| 灌南| 东台| 章丘| 嘉峪关| 曲靖| 兴安盟| 台中| 临沂| 焦作| 辽宁沈阳| 深圳| 许昌| 安庆| 新泰| 滁州| 万宁| 台北| 澄迈| 万宁| 天门| 包头| 白城| 陕西西安| 浙江杭州| 渭南| 贵州贵阳| 仙桃| 昆山| 基隆| 泗阳| 寿光| 陇南| 三亚| 温岭| 吉林| 阜阳| 红河| 安吉| 固原| 鞍山| 张家口| 德阳| 滨州| 吴忠| 河源| 武夷山| 三亚| 本溪| 六安| 沛县| 南京| 灌南| 温州| 阿克苏| 莱芜| 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