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t id="ike6q"><small id="ike6q"></small></rt>
<rt id="ike6q"><small id="ike6q"></small></rt>
<rt id="ike6q"><center id="ike6q"></center></rt>
<acronym id="ike6q"></acronym>
<rt id="ike6q"><center id="ike6q"></center></rt><acronym id="ike6q"></acronym>
<tr id="ike6q"><optgroup id="ike6q"></optgroup></tr>
<rt id="ike6q"><small id="ike6q"></small></rt>
<rt id="ike6q"><optgroup id="ike6q"></optgroup></rt>
一秒記住【新筆下文學 www.hbsb-sh.com】,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宸王妃這個時候能相助……就是最好的了,也讓人看看……我們府里和宸王府并沒有生份……”趙熙然被扶著站直了身子,突然眼眶紅了起來。

    “姐,您別傷心!”趙熙瓊急忙也跟著站起來,到另一邊拉著她的手低聲安慰道。

    邵宛如皺了皺柳眉,水眸微微揚了一揚:“是有人這么說閑話嗎?”

    “沒……沒有人說,是我自己這么想的……”趙熙然自覺失態,急轉頭拿帕子拭了拭眼角的淚痕,搖了搖頭,扯出一絲笑容道,“王妃是我失禮了,就是最近府里有些清冷,才有感而發!”

    興國侯府的內院眼下的確是清冷的很,太夫人不在,蔣氏關了起來,剩下的就只有趙熙然和三房的母女,三夫人又是一慣的不管事的,比起以前的確是冷清了不少。

    “王妃……”趙熙瓊忽然開口,欲言又止的道。

    “趙二小姐有事?”邵宛如饒有興趣的看向趙熙瓊,比起趙熙然,趙熙瓊長的更出色一些,長的也很嫵媚,一雙美眸看人的時候,似乎透著幾分楚楚之意,但又不是很明顯,不會讓人覺得過于的勾人。

    這種似若勾人的樣子,是最含蓄,最讓人心動的。

    “二妹!”趙熙然臉色凌厲了起來,沖著趙熙瓊厲聲喝止道。

    趙熙瓊吶吶了一下,看了一眼她姐姐,終究什么也沒說,頭低了下來,“我沒什么事,就是想到外面去走走,可以嗎?”

    在場的都是興國侯府的人,趙熙瓊雖然是趙熙然的妹妹,在這里也的確算是一個外人,想到外面走走,方便她們說話,也算是知趣的。

    邵宛如知道她原本想說的并不是這個,但她既然不說,自己也不想相逼,當下點點頭:“曲樂,帶著趙二小姐去園子里逛逛吧!”

    曲樂應聲出來,向趙熙瓊行了一禮之后,帶著趙熙瓊離開。

    “大嫂若是有什么為難的事情,可以跟我說!”邵宛如看著重新落座的趙熙然,柔聲道。

    “其實……其實……”趙熙然遲疑了一下,看起來有些猶豫,抬眼看了看邵宛如,眼神有些不安。

    “大嫂請講!”邵宛如沒有逼她,只是又加了一句。

    趙熙然定了定神,似乎下定了決心一般的重新抬起頭來:“宸王妃,其實這事也不是不能跟你說……公公他……他想進新人……”

    這話說完趙熙然臉紅如血,必竟說的是邵靖房內的事情,她一個做媳婦的其實也沒權利說這樣的事情。

    “進新人?”邵宛如不解的問道。

    既然已經說出了口,之后的話也就沒那么難了,趙熙然捏著帕子道:“聽說……聽說跟了公公許久了……公公說眼下府里也沒個長輩,我又是年青的媳婦,不太懂事的,就想把那個人接過來,還有……還有一個女兒……”

    那個叫娥娘的女子?邵宛如立時想起了那個女人,之前倒是忘記了她的事情,上次她還來了自己的宸王府,說什么知道一些關乎自己父母的重要事情,這個女人不一般。

    “原本這種事情該當婆婆,或者太夫人解

    決,可眼下婆婆……太夫人又不管事……我實在不知道怎么辦,就想來跟宸王妃商量一下,可又怕這事不妥當!壁w熙然低著頭,一鼓作氣的道。

    這事情還真的難為她了,說公公養外室,而且還要把外室納進府里,著實的不體面,既便眼前的是邵宛如,也是興國侯府的出嫁女,趙熙然還是不自在的很。

    邵彩環的頭微微一動,進門后一直低下的頭稍稍抬起,看了一眼趙熙然,二房的這個事情,她還真不知道。

    “這事報到太夫人那邊去了嗎?”邵宛如不動聲色的道。

    “公公說,太夫人在清修,不便驚動,又不是什么大事,讓我替他辦兩桌酒就是,還說……還說宸王妃也是見過的……算是早早的同意了的!”趙熙然不自在的動了一下身子,臉尷尬的紅了起來。

    眼下這種情況,不知道該表示反對還是贊同,既便趙熙然自詡聰慧,也覺得沒聽過這樣的事情,她一個當兒媳婦的能說什么好。

    特別是邵華安還是同意的情況下。

    可這事是她一個當媳婦的該主事的嗎?明明上面還有二重婆婆在,怎么了不應當由她出面吧?

    上一次見面也算是自己見過,同意了的?邵宛如心頭冷笑,邵靖這是一門心思拿自己作閥,到時候還以為自己替他找的也說不定,眼下楚琉宸的事情才在朝中提出,滿朝文武就盯著宸王府,這個時候傳出這樣的話,不是讓人參折楚琉宸嗎?

    趙熙然一個當兒媳婦的對于邵靖的事情沒有話語權,自己這個當侄女的就有了嗎?

-->>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目錄

醫品太子妃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新筆下文學只為原作者簾霜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簾霜并收藏醫品太子妃最新章節。

延边| 毕节| 潍坊| 定安| 琼中| 驻马店| 日喀则| 达州| 郴州| 仁怀| 桂林| 贺州| 大丰| 香港香港| 温岭| 上饶| 陕西西安| 台南| 昭通| 大庆| 驻马店| 克拉玛依| 鹤岗| 沧州| 保山| 安阳| 馆陶| 库尔勒| 宝应县| 海东| 庆阳| 辽宁沈阳| 潍坊| 兴安盟| 咸阳| 丹东| 乌海| 泰州| 汝州| 淮南| 阿坝| 内江| 福建福州| 临猗| 龙岩| 六盘水| 临沂| 余姚| 象山| 海北| 柳州| 宝鸡| 北海| 辽阳| 台中| 南充| 伊犁| 南平| 香港香港| 湖州| 湘西| 荣成| 简阳| 六盘水| 毕节| 甘南| 六盘水| 汕头| 马鞍山| 蓬莱| 鄂州| 邵阳| 包头| 三门峡| 徐州| 石河子| 南京| 天门| 澳门澳门| 连云港| 昆山| 霍邱| 湖南长沙| 嘉善| 南充| 普洱| 巴彦淖尔市| 吉林长春| 贵州贵阳| 益阳| 齐齐哈尔| 曲靖| 清远| 汕头| 铁岭| 天水| 桐乡| 丹阳| 黔南| 益阳| 泗阳| 林芝| 玉溪| 白山| 娄底| 和县| 黔南| 偃师| 海北| 朝阳| 定西| 文山| 枣阳| 大兴安岭| 天水| 清徐| 秦皇岛| 仁怀| 雅安| 滨州| 延安| 漳州| 东方| 毕节| 寿光| 玉环| 三明| 江门| 天门| 周口| 韶关| 曲靖| 库尔勒| 海南| 三亚| 昭通| 保山| 正定| 遵义| 嘉兴| 临汾| 长兴| 泰州| 嘉善| 绍兴| 桂林| 黄南| 沧州| 永州| 喀什| 临汾| 南阳| 包头| 宁波| 韶关| 邹城| 朝阳| 博罗| 海东| 巴中| 普洱| 新泰| 齐齐哈尔| 平顶山| 三明| 灌南| 石嘴山| 宜昌| 五指山| 九江| 咸宁| 广元| 吉安| 如东| 广州| 平潭| 嘉兴| 益阳| 济南| 迪庆| 泉州| 随州| 五家渠| 永康| 黄南| 诸暨| 邢台| 临沧| 文山| 河源| 宣城| 莆田| 哈密| 石河子| 柳州| 白城| 鹤壁| 湘西| 溧阳| 遵义| 宣城| 荆州| 日照| 抚顺| 乌兰察布| 新沂| 阿勒泰| 瑞安| 三门峡| 黔南| 天水| 龙口| 洛阳| 图木舒克| 随州| 甘肃兰州| 眉山| 阳江| 安庆| 桐乡| 莱州| 大庆| 长葛| 杞县| 台北| 和县| 深圳| 巢湖| 荆州| 台中| 双鸭山| 昌吉| 双鸭山| 酒泉| 阳江| 龙口| 张家口| 三亚| 邢台| 江门| 三河| 巴中| 河北石家庄| 灌南| 承德| 楚雄| 泰州| 盐城| 昌吉| 贵港| 玉树| 六安| 四川成都| 周口| 通辽| 贵州贵阳| 锡林郭勒| 内江| 崇左| 荆州| 赣州| 黑河| 朝阳| 黑龙江哈尔滨| 葫芦岛| 宜春| 崇左| 舟山| 陇南| 益阳| 吉林长春| 单县| 运城| 余姚| 铜陵| 景德镇| 雄安新区| 驻马店| 安岳| 淄博| 琼中| 惠东| 蚌埠| 大兴安岭| 涿州| 凉山| 嘉善| 舟山| 桐城| 东营| 宜昌| 河南郑州| 平顶山| 安吉| 溧阳| 五家渠| 广西南宁| 绍兴| 达州| 牡丹江|